【影評】仲夏魘 MIDSOMMAR ,留在仲夏夜的自我

《Midsommar》仲夏魘影評 -留在仲夏夜的自我在剛進初春的晚上,找來這部關於仲夏節日的電日。看過才知道原來這電影的導演是 Ari Aster,他是《Hereditary》的編導。風格同樣用恐佈片包裝電影,卻以詭異的方式表達,就是有種吐不出的恐佈。

女主角 Dani 面對突然的家變,父母連妹妹集體死亡(妹有精神病),雖然傷心卻不會表達自己。經男友介紹認識 Pelle,他是一個鄉村的族人,建議她與他們的朋友一起參加 90 年舉辦一次的「仲夏節」。起初以為是純潔的宗教群族,後來才慢慢發現白衣宗教背後的真相。

「可怕在細節。」

我想這句話說最適合形容 Ari Aster 的電影風格。

《Midsommar》帶給我們不是畫面或聲音上的可怕,反而讓觀眾跟著女主角一起壓抑情感,在裡頭發生很多不明所以的事情才是真正的可怕。而 Ari 亦 把很多的細節放在電影之中,如當村裡的人開始殺人後,純白的衣服上多上紅色的繡花;食物裡的體毛與混濁的飲料,呼應開頭的宗教儀式。當你一一發現當中細節,又會發現電影裡另一層可怕。

宗教作為主題真的十分高明,因為一牽涉到宗教就可以衍生很多不合理的事情。不過 Ari 的故事不止是只用邪教包裝一個故事,反倒是聚焦在 Dani 的心路歷程。由一開始她不能舒發自己,甚至受到不少朋輩壓力,卻不會表達自己。反而在這詭異的團體裡找到自己的位置,盡情的舒發情感。

雖然這是瘋狂的仲夏夜,不過,只要找回自我,瘋掉又如何?

(Midsommar, 2019)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