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影評】隱形人,無處不在的隱形客

隱形人《The Invisible Man》影評,無處不在的隱形客,每次提起隱形這個話題,總會引來無窮的幻想。電影當然不會放過 Invisible 這題材,由 1933 拍到 2020 還常拍常有,果然有夠無聲無色地存在。不過要在翻拍過無數次的電影裡找出新意,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本來進場前以為又一部商業片,怎料電影為我帶來這麼多的「驚」喜。

導演 Leigh Whannell 本來就是《Saw》系列的拍攝班底,淨是在塑造恐佈場面已經相當有經驗。似有還無的鏡頭亦與隱形人配合得相當出色,完全分不出甚麼時候是移鏡,甚麼時候是人的視覺,好像有種被窺視的感覺。


電影故事講女主角被虐待狂科學家男友折磨至半死,幾經辛苦終於逃離魔掌。過了幾天後居然收到男友自殺身亡,還為她留下一筆可觀的遺產。看似好事連連,但怪事卻慢慢一件件發生。

她認定男友變成隱形客從中作祟,但因「隱形人」的概念太過天馬行空,全世界都以為她是神經病,而這些「看不見」凶案就繼續纏繞著她。


提起「隱形」可能會令人想起 2003 年的《Hollow Man》,那部科幻的驚慄電影,那層人皮造形還讓人歷歷在目。本來以為新作難有太大發揮,卻拍出一套完全不同的概念。

先是由「生物性」隱形變成「物理性」,鏡頭運用的另類驚嚇,連對隱形的理念反思都不同。《Invisible》以強迫症的男友作為隱形人,即使分手後還不斷纏繞對方,拿上自殺、懷孕各種理由威脅對方,身邊太多這類變質愛情。
你又有沒有碰過你的隱形客?

(The Invisible Man, 2020)

發表留言